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魔鬼的吞噬
魔鬼的吞噬

魔鬼的吞噬

凌乱不堪的睡床上,就只看到一具长满年年色斑,已汗流浃背的身躯,正压在另一具雪白的女体上在急速起伏着。

  曹九眼看着秀慧,一张长得漂亮动人的容貌,现正沾满了自己的Jing液,被干得死去活来的模样。

  她那原本娇柔甜美的声线,亦紧随着自己的抽插动作,而变得嘶声力竭地在耳边不断呻吟叫喊着!

  这正好迎合了曹九这头老色狼的合味。

  如狼似虎的在发泄着的兽性,令此刻曹九,头顶上的稀疏散乱的毛发,现已被汗水粘得湿透地垂下至面前。

  加上那原本已极丑陋的长相,咀巴正张得大大地急喘连连的压在秀慧身上猛干!

  情境就如同一头污脏的魔鬼,在吞噬着一位纯白的天使般!

  曹九牙龈紧咬,还叫喊道:

  「嘎…

  嘎…

  嘿!

  老…

  老子好…

  好久…

  没…

  没这样…

  爽…

  爽了…

  嘎…

  嘎…

  就…

  让…

  我…

  我操…

  操死…

  你…

  你这…

  臭…

  臭货!

  嘎…

  爽…

  啊!」这时曹九双手又紧紧地抓着秀慧一对丨乳丨房!

  狼劲地疯狂抽插数遍后,曹九便全身一阵绷紧,他那巨大的Gui头,便又再度深入进秀慧阴的道内,喷出了浓浓的Jing液了!

  在畅快淋漓尽兴过后,曹九已如泄了气的皮球般,瘫软得倒在秀慧身旁,不停地喘息着!

  而秀慧在惨遭到曹九连番粗野的奸Yin后,亦已被摧残至筋皮力尽,昏倒过去了!

  而曹九亦累得闭上眼睛,动也不动了!

  房间之内、房子之外、甚至在深夜里的这个山岭之上,此刻已变回一遍宁静了。

  时间虽一点一滴地过去。

  但那漫长的夜空,却依旧停留着不让天明的来临似的?

  在这漆黑的山岭上,便只有一所房子仍是灯火通明。

  而这所房子的可怜女主人,此时却仍是满身污垢地卧於房间之内,在那张变得凌乱不堪的睡床上昏迷不醒!

  但现实,却残浩得不容许秀慧躲於梦中途避!

  此时她忽地感到头皮上传来一阵剧痛,痛得能令她马上苏醒过来。

  因此时的曹九,已用那粗糙的手抓扯着她的一头秀发,硬生生地把她从睡床上拉扯起来了!

  看曹九在休息过后,已变得精神奕奕地在向秀慧大喝道:

  「来!

  来跟老子一起洗白白啊!

  嘻嘻嘻!」秀慧虽不断叫喊求饶,但面对着粗暴的曹九,她最终仍是被强行拉扯进浴室之内!

  而内里的浴缸,还早已盛满了整缸白白的泡沫!

  曹九这时,已不由分说便把秀慧推得跌进浴缸里去!

  弄得整个浴室,登时便泡沫纷飞。

  秀慧正想从浴缸中爬起来之际,曹九那只粗糙的手掌,除把她推回去外,更使劲地把她的头颅按下,浸没於水中。

  弄得她差点便要窒息了!

  曹九才松开手,让她爬起来呼吸!

  但只让她呼吸两口气,曹九便又再使劲把她按入水中了!

  这粗野的曹九,差点便把秀慧淹毙於浴缸中,但他却还可不住的在咧嘴Yin笑!

  在来回数遍把秀慧浸泡过后,他又忽地把整浴缸的水放掉。

  接着他又跳进浴缸里,随手拿起了莲蓬,一阵急劲而冰冷的水柱,便激射向秀慧的身上!

  为她冲洗去身上那些白滑的泡沫。

  此时曹九更是越弄越下流,他坐於浴缸的边沿上,还伸出了一双毛茸茸的腿,使劲地把秀慧双腿打得开开的,让急劲的水柱,直接邀射向秀慧的双腿间!

  折磨得秀慧不住地在哀嚎惨叫!

  而曹九更得意地叫嚷道:

  「哈哈哈,陈太太爽吗?

  老子来替你洗白白啊!」曹九看着全身湿透的秀慧,她那具雪白晶莹、曲线玲珑的肉体后,他胯间的Rou棒,便又再被挑衅得坚硬耸立起来了!

  此时他一手把莲蓬掉开,便扑向秀慧,伸手紧握着她的脸颊,看到她那张已给冷得发白地在不停地颤抖着的樱唇后,曹九更把鼻子凑近,嗅闻着秀慧身上给冲洗过后的醉人香气!

  曹九还边下流地向秀慧说道:

  「啊…

  晤…

  晤,陈太太真的很香呢!

  嘻嘻嘻!」他接着又说道:

  「怎么了?

  冷吗?

  让老子来带点温暖给你吧!」曹九说罢,他那张大咀巴已狼狼地吻向秀慧的樱唇上了。

  双手亦同时配合着在秀慧身上肆意地四处摸弄着!

  曹九那种粗暴式的侵犯,把原本已冷得不停地发抖的秀慧,连站也站不稳,一下子便跌倒回浴缸里。

  跌倒的秀慧才刚抬起头来,便看到了曹九那根黝黑的粗大Rou棒,已抵住了她的面前了!

  秀慧还来不及惊叫,曹九那根大Rou棒已强行充塞进她的小咀里去了!

  而曹九还抓着她的头颅,往自己的双腿使劲地按下去!

  而曹九还Yin笑着向秀慧说道:

  「啊…

  啊!

  陈太太那张小咀真会吃吊啊!

  好舒服啊!

  来!

  快给我用力点吮吧!」Rou棒在秀慧那樱桃小咀里不停地吞吐着,着实令曹九享受不以!

  那巨大的Gui头,一时又深入至喉头间,一时又与秀慧那根香舌上磨擦着!

  令曹九那坚硬的Rou棒在秀慧的小咀内兴奋得不时地跳动着!

  粗暴的曹九,更抓着秀慧的头颅猛烈地摇晃起来!

  那柔软温暖湿润的小咀,已令曹九进入了忘我的境界!

  腰腹下更配合着抽送着,美妙的快感,更可媲美着真固销魂!

  只可怜了秀慧被那粗野的动作,摇晃得头晕目眩,哭叫不得。

  看着曹九那坚实股肌忽地一阵的抽搐,一波热烘烘的腥臭Jing液,已激射进秀慧的口腔内了!

  发泄过后的曹九,还仍不没满足!

  他从秀慧咀里抽出Rou棒的同时,还伸手掩着她的口、鼻,狰狞地Yin笑!

  曹九那沙哑的声音还大声向秀慧喝骂道:

  「妈的臭货!

  快给我吞下去,你若敢吐出来,老子便宰了你!」连呼也不能的秀慧,根本就没有选择余地!

  她虽一直僵持至快要缺氧窒息了!

  但最终,亦只好被迫将曹九那股腥臭的Jing液、往肚子里吞咽下去了!

  待曹九松开双手之际,秀慧便马上咳嗽得呕吐大作了!

  相反曹九却状甚享受的坐进浴缸里,还无耻地说道:

  「嘻嘻嘻!

  美味吗?」在一刻的平静之后,浴室之内,便又再传来了水花四溅的声音!

  当中更不时传出阵阵男人的沙哑Yin笑,与女人的哀呜哭叫声!

  待浴室里再度转趋平静后,发肤尽湿,全身赤裸的秀慧,便又再被曹九强行带回睡房之内。

  一把将秀慧推倒在床上后,曹九便一屁股地坐於秀慧置在睡房里的梳妆桌前,更从地上他那堆污脏衣服里掏出了一包香烟,悠然自得地燃点了一根,舒畅地在抽着!

  更不时冷眼瞄向卷曲倒卧在床上的秀慧。

  不知他心里又盘算着甚么了?

  全身裸露着在床上的秀慧,只能蜷曲着身体,别过一旁不停地饮泣着!

  阵阵羞耻与害怕,更令她不想转身去多看曹九一眼。

  而这个变态的曹九,在抽过香烟后,更从地上拾起了秀慧那条小内裤在不停地把玩嗅闻着!

  这时曹九忽地站起来,满面充斥着诡异的Yin笑!

  他跑到了睡房的衣橱前,一把的将抽屉续一地打开!

  当打开到盛满了秀慧衣物的抽屉后,曹九的面容,马上变得更猥亵下贱了。

  这时曹九竟翻开了抽屉里的衣物续一地细看,而且更无耻地笑吟吟的说道:

  「啧…

  啧!

  陈太太穿这些内衣裤,款式真乏味得很呢!」变态的曹九,几近将抽屉里所有原本摺叠得整整齐齐衣物,都搬弄得凌乱不堪后,竟给他找到了一件由薄纱所制的白色吊带睡裙!

  与及挑选了一条带有白色蕾丝花边的湖水蓝色小内裤!

  秀慧的衣物经曹九续一细阅过后,他已认定这两件衣物算是最性感的了!

  曹九的变态举动,令一直畏缩在床上的秀慧感到又怕又呕心!

  她虽已抓来被铺盖着自己赤裸的身体。

  但当看到曹九已手中拿着自己的贴身衣物,一面下流地看着自己靠过来时,一股不安的恐惧,已令眼泪又再次地夺眶而出了。

  说是迟,那时快!

  这时曹九已一下子把盖在秀慧身上的被铺夺过来了。

  接着更把那些衣物掉到床上去。

  曹九又忽地变得温柔地向秀慧说道:

  「来!

  这些衣服穿在陈太太身上,定会很好看的!

  快来穿给老子看看!」秀慧则吓至双手掩盖着身体,不断地摇头哭着说道:

  「鸣…

  鸣…

  不…

  不要这样啊!

  求求你吧!」曹九听后,面容又马上变得狰狞起来,还伸手抓扯着秀慧的长发大声喝骂道:

  「呸!

  妈的,像你这样四处勾搭男人的臭货!

  难度你没有穿过给老公看吗?

  还是只留来穿给其他男人看啊?」接着他又语带恐吓的握着秀慧的脸旁说道:

  「若你敢不依?

  明天我便要整条村的人,都知到你跟老赵的好事!

  你是有夫之妇啊!

  若给传开去?

  我看你怎有面目见人啊!」曹九的说话,字字就如利箭般剌进秀慧心坎中!

  品性纯良的她,现今已不再懂得如何去反抗眼前这个才刚刚把自己强Bao过的男人了,脑里空白一遍的秀慧,现只有无奈地答应曹九的变态要求了。

  曹九松开手后,又再迫令着秀慧的叫嚷道:

  「快穿上这些!

  让老子看看你有多骚?

  看看你这陈太太是如何勾搭男人的?」在完全震慑於曹九的Yin威下,秀慧只有颤抖着爬起来,按着曹九的指示,先穿上那条带有白色蕾丝花边的湖水蓝色小内裤!

  接着才穿上了那件薄纱的吊带睡裙。

  这薄得半透的吊带睡裙,穿在拥有白里透红肌肤的秀慧身上,额外性感撩人极了!

  这时曹九又坐到一旁,燃点了一根香烟,大口大口地抽着。

  双眼则不停地在秀慧身上游走!

  看着她那长得极标致面蛋,一头湿透的长长秀发、细嫩白滑的肌肤、没有半点多余脂肪的优美身段!

  秀慧就算在丈夫面前,也从尝试过穿成这样!

  但如今竟要穿上这些,展示给曹九这个丑陋的老头观看。

  这使她感到难堪极了!

  阵阵羞怯,令她不时用双手尽量遮掩着自己的身体来!

  但她此举,却又令到在看得眉飞色舞的曹九感到甚为不悦。

  接着曹九又臭骂起来道:

  「妈的臭表子,你那里老子是没有看过?

  没有玩过的?

  你还怕甚么啊?」这时睡房之内,除不断传出了阵阵沙哑的Yin笑声外、更不时听到曹九说着下流的脏话!

  他不停喝令着秀慧做出各式名样极难堪姿态!

  稍一不满,他便会大声把秀慧臭骂侮辱一番!

  在连番的羞辱下,已弄得秀慧哭成泪人了!

  但曹九,却兴奋地看得把口中的香烟,抽了一根又再一根!

  他连做梦也没想过,像秀慧这样年轻貌美的少妇,竟然可随着自己的意旨,衣衫单薄地在摆手弄姿呢!

  曹九在一连抽掉了数根香烟后,又Yin笑地向坐於睡床上的秀慧说道:

  「是了!

  是这姿势了!

  嘻嘻嘻,腿给我张开一点!」这时曹九那双混浊的眼睛,已瞪大得差点要掉下来了!

  他看着眼前的秀慧,那薄纱的睡裙下,正透现突显了两颗粉嫩的丨乳丨尖!

  一双正张得开开的雪白修长美腿,衬托得那湖水蓝色的小内裤、显得份外颜色艳丽!

  从那小内裤裹着的胀鼓鼓三角位置!

  秀慧那外形如水蜜桃般的肥美阴沪形状,正饱满得浮现在那湖水蓝色的薄薄布料上!

  而缝在小内裤边沿的那些白色的蕾丝花边中,却又窜出了数根蜷曲乌黑的细小荫毛来!

  这除教曹九看得唾液直流外,他胯间的Rou棒,亦早已再被挑衅得坚硬如铁的在抖动起来!

  烘烘的欲火,已再度燃烧着曹九这头老色狼了。

  这时他已急不及待,纵身便猛然扑向在床上的秀慧,一把便将她按倒在床上了。

  曹九那副极丑陋的尊容,此刻正一面下流Yin笑地看着秀慧说道:

  「嘻嘻嘻,陈太太长得实在太美!

  迷死老子了!

  老子我…

  我要操…

  操死你!」被按压着的秀慧则哭着面不住脸哀求道:

  「鸣…

  鸣,求你放过我吧!

  不…

  晤!」已再度欲火烘烘的曹九,当然完不理会秀慧乞求!

  看他那张大咀巴,已马上把秀慧的樱桃小咀给封住了!

  湿淋淋的舌头,而钻进了秀慧的口腔里,撩弄着她的香舌。

  粗暴的手掌,亦同时间进占了她胸前及双腿间,隔着那些薄薄的布料,肆意地抚摸起来。

  此时的秀慧,欲对曹九的再度侵犯作出顽抗,已显得有心无力了!

  被强吻过一遍后,曹九已动手解下了她身上的薄纱睡裙。

  一双布满厚厚皮茧的手,已粗暴地抓着秀慧胸前一对雪白坚挺的丨乳丨,使劲地猛搓猛揉!

  曹九那张湿淋淋、不断吹出难闻口气的大咀巴,已沿着秀慧颈项间,贪婪地吻舔至她胸前!

  那娇嬾粉红的丨乳丨尖,顷刻间已被两片肥厚的嘴唇所吞噬了!

  在使劲地吸吮过一遍后,又从口中吐出那根如毒蛇般的舌头,向着丨乳丨头灵巧地舔弄着!

  看着曹九的咀巴正忙碌地在秀慧胸前左、右地滑动着时,他那在秀慧双腿间不断游走着的手,亦配合着那张咀巴,隔着那小内裤,向那胀鼓鼓的饱满阴沪按压搓揉着之余,更不时地伸出指尖,探索撩弄着肉缝的位置。

  秀慧身上的敏感地带,不断被曹九剌激着,一般难受的生理反应,最终亦按禁不住倾泻而出了!

  而曹九亦感受到,秀慧那两颗丨乳丨头,已变得硬翘起来了!

  而指间亦感到,阵阵自阴沪里溢出的暖流,亦已把内裤粘得湿透了。

  在曹九的疯狂吻舔下,秀慧胸前的两团娇嫩丨乳丨尖,已被那张大咀巴吸吮得湿滑发亮了!

  那张咀巴亦开始向下移动了。

  唇上的细短胡子,不停地磨擦着每寸洁白幼滑的肌肤!

  曹九在把秀慧两条美腿都吻舔过后,他那油光闪闪、粘着稀疏发丝的秃头,亦移近了秀慧双腿间了!

  此时曹九更看着秀慧双腿间下流地Yin笑道:

  「嘻嘻嘻!

  陈太太那骚丨穴水真多!

  给人摸摸便湿成这样子!

  嘻嘻嘻」曹九说毕,头颅已一下子便埋在秀慧双腿间使劲地臭闻起来!

  他那双手,亦同时抓着秀慧两个雪白的丨乳丨房拼命地猛搓猛揉。

  这时曹九又兴奋地叫道:

  「啊…

  晤…

  晤…

  嘎…

  晤…

  晤!

  嘻嘻嘻!

  陈太太那骚丨穴的味道,老子爱死了!

  晤…

  晤…

  晤……」看曹九忘我地用鼻头,隔着那湖水蓝色的内裤,不断磨擦向秀慧那胀鼓鼓的阴沪!

  他那双粗糙的手掌,在把玩过一对丨乳丨房后,再贪婪地缓缓摸索而下。

  随着曹九的呼吸加重,他双手已紧抓着秀慧的内裤,粗暴地扯脱下来了!

  这时曹九一边把玩臭闻着那条小内裤,更一边下流地向秀慧说道:

  「嘻嘻嘻,陈太太果然是名荡得出水的骚货!

  看啊!

  你又弄湿了一条内裤啊!

  嘻嘻嘻,晤…

  晤…

  晤,给陈太太穿过的,都是香喷喷耶!

  嘻嘻嘻」当那湖水蓝色的内裤被掉到地上的同时,房间内又再次响起了秀慧那哀怨的呻吟声了!

  因这时曹九那油光发亮、稀发散乱的斗大头颅,已埋於她双腿间蠕动起来了!

  曹九那根又湿又热的舌头,在秀慧饱满阴沪上,正忙碌地舔舐了又一遍又一遍!

  几根粗大的指头,又使劲地把两片肥嫩的阴唇扒开!

  灵巧的舌尖,亦马上如毒蛇般钻进那嫣红鲜嫩的肉缝里去。

  那颗已被剌激得突翘起来的阴Di,更不时被曹九含进咀里吸吮舔弄!

  兴奋的曹九,不断手口并施的摸弄吻舔着秀慧的阴沪!

  弄得秀慧呻吟大作之余,Yin水亦禁不住大量地溢出!

  而曹九这时亦拿准时机,爬起来提着他那早已坚硬如铁的粗大Rou棒,准备提枪上马了。

  看着面容绷紧的秀慧,张开小咀发出一声闷响后,曹九那根黑黝黝的粗大Rou棒,已整根一下子便再度完全插进了她的荫道里去!

  秀慧的美色,着实令久久未有再尝Yin辱知味的曹九兴奋大作。

  曹九那坚实的股肌,已迅速地在秀慧双腿间急速地起伏过不停!

  疯狂式的抽插,正连连冲击向秀慧那雪白凝脂的娇躯上。

  一双坚挺高耸着的丨乳丨房,亦被牵引得剧烈晃动起来!

  两点在急速漂荡着的粉嫩丨乳丨尖,一颗已迅间被曹九的咀巴所占据了。

  而另一颗,亦早已被捏弄於数根指头之间了!

  粗硬的大Rou棒,正把秀慧那紧凑的荫道填得满满的,在来来回回地拼命抽插过不停!

  喔…

  喔…

  喔…

  啊…

  啊…

  喔…

  哎…

  哎…

  喔…

  喔…

  噗哧…

  噗哧…

  啊…

  啊…

  哎…

  哎…

  哎…

  喔…

  喔…

  啊…

  啊…

  哎…

  喔…

  喔!」秀慧的痛苦呻吟声,夹杂着曹九那沉重的呼吸声,又再一次地由房间的窗户传出,响彻了整个依旧是漆黑一片的山岭上。

  黑夜虽漫长,但亦难阻档黎明的到来。

  随着鸟儿的歌声由房子的窗户传进房间之内,天色亦渐渐显示,快将到天明时份了。

  而房间里的大床之上,两具已被汗水沾染得发亮的躯体,却依然再缓缓地蠕动着!

  强烈的侵占欲望,催生得曹九好像有用不完的气力似的?

  看他虽已干至汗流浃背。

  豆大的汗珠已挂满脸上,面容艰辛地张大咀巴,连连喘息!

  但曹九下身那根又粗又黑的大Rou棒,仍坚硬地填满了秀慧那已红肿一遍的阴沪内,在一下又一下的抽插着!

  沾满着秀慧双腿间那些湿滑的Yin液,在曹九抽送间,粘着他的下身,丝丝地被牵引着!

  两遍黑黝黝的荫毛,亦粘糊得互相缠绕不清了。

  相反惨被曹九Yin辱了一整个晚上的秀慧,已被折磨至虚脱的她,此刻已变得气弱柔丝,连叫喊的气力亦早已失去了!

  眼泪已都流乾了的秀慧,现只能软瘫在床上,默默地忍受着曹九那种没完没了的Yin辱。

  看着张大咀巴,呼气连连的曹九,像要把自己一点一滴的体力,也要用尽后才罢休似的?

  那一脸艰辛在苦苦支撑着模样,所为的?

  就只是尽量去满足自己那股贪婪的侵占欲望!

  彷佛就要将这股一直抑压着的兽欲,尽数发泄向秀慧的肉体上。

  看曹九这时一把抹去额上的汗水,随即腰背挺直,一手按在大床上支撑着身体,一手则狠狠地紧握着秀慧的一个丨乳丨房!

  在一遍沉重的呼吸声下,展开了发泄前的最后疯狂抽送了!

  不管曹九的色心有多贪婪?

  但已干了一整个晚上的他,此刻体力亦已渐到了不支的地步了!

  看他在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后,便全身一阵绷紧,一股热烫烫的Jing液,又再一次射进秀慧荫道深处的子宫里去了!

  曹九在发泄过后,便倒过一旁在急速的喘息着。

  而秀慧则依旧是动也不动的软瘫着,也不知她是否已被弄至昏倒过去了?

  这时的房间里,又再次变回一遍的寂静了。



  【完】